改个名

手机没丢!T T
只是现在已经不写了(
谢谢还关注着我的朋友们哈哈哈哈
---------------
全职中心
更新缓慢
黄暴ooc专业户,注意避雷

 

【点文/韩叶】 不小心捡到个吸血鬼

我终于把400fo的点文写掉了!!!700fo感谢我不开点文了肝吃不消...

点文的GN自取><

韩叶,血族paro,有点OOC

总感觉血族paro应该是比较高大上的东西,我了解得不是很深,就写成人类韩文清X吸血鬼叶修了。


----------------------------------------------------------



又到月圆时,隔壁蓝雨狼人院里嗷嗷声划破天际。

 

叶修躺在宫廷式的床上翻了个身,随手抓起一旁的抱枕把头埋了进去。

 

嗷嗷

嗷嗷嗷

 

“吵死了...!”叶修愤怒地抓起抱枕砸在地上,恨不得能直接把隔壁蓝雨院给直接砸穿了,“来人!把隔壁蓝雨院给我抄了!”

 

立在窗架子上的小蝙蝠抖了抖翅膀,烟雾一过竟是化成了人形。淡棕色的卷发长长地披在肩上,若不是那骇人的尖牙,这位绝对是会令千万男性沉醉的美女。美女倚在窗台上看着颓废的叶修半死不活地挂在床的边缘就快摔下去了,也没帮忙,反而是苦口婆心地教育起眼前的人来,“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没习惯蓝雨啊?还有叶修,你再这样下去可不行哦,都多久没出去觅食了?”

 

“沐橙啊…都说了哥不需要…”叶修无力地举起手想表达一下自己没有逞强的事实,下一秒却扑通摔在了地上。

 

“哎呀哥的腰!”

 

被唤作沐橙的美女看不下去了,转身化成蝙蝠,扑腾着翅膀从半开的窗口里飞了出去。轻薄的窗帘内纱被微风带起,糊了地上的叶修一脸。

 

叶修挺悲愤地揉着腰,干脆就这样豪爽地躺在了铺着棉绒地毯的地上。

 

叶修,人类身份证上是这个名。家族世世代代传下来的真名太长,叶修自己都给忘了。身为血族第871代领袖,他作为领袖的实力和血统是当之无愧,甚至可谓是出类拔萃,可他唯一的,也是最大的缺点就是——此人太懒。

 

“咕…”叶修听见自己肚子很没出息地在抗议。

 

离上一次觅食的日子确实间隔得有些太长,虽说兴欣殿内还有充足的血库,可冷冻的血毕竟不如新鲜的血,当零食啃啃是可以,真正填饱肚子的,还得是人类体内流动着的鲜血。而叶修又对人血十分挑剔,每次觅食都得去上好几个日子。这才是他懒得出门的根本原因。

 

叶修起身在大到夸张的等身镜前梳理了一下衣装,觉得自己是时候出门觅食了。

 

“包子!”

 

“老大咋了!!!”

 

“我出门一趟!”

 

“妈呀老大疯了!大家快跑!”

 

“…”

 

叶修挺无语的,他现在出趟门都会被当成重大新闻在殿内念叨一天,管家陈果都会感动地在笔记本上又划上一笔——那笔记本至今才用了两页。

 

叶修拎起身后积了些灰的斗篷抖了抖,确保自己不会被糊一脸灰后,就电影里正常吸血鬼会做的那样,将斗篷猛地掀起到自己面前。叶修是偶尔看电影看见的这套动作,虽然没啥实际意义但是看上去还是很拉风的,于是他便也学了装逼用。三哥莫凡看见叶修在他面前摆弄这套心学习的姿势时面无表情,像往常一样,就是带了点嫌弃的眼神。

 

斗篷盖住叶修全身,瞬间一片烟雾迷茫,转眼叶修就没了人形的姿态,化成和苏沐橙形态差不多的一只小蝙蝠,扑腾起翅膀出门觅食了。

 

隔壁蓝雨院里依旧是嗷嗷声不断,叶修飞过他们院上空的时候很愤怒地瞪了一眼最吵的那只棕毛狼黄少天。黄少天嗅到了叶修的气味,抬起头来嗷嗷叫着,狼爪朝空中挥舞。叶修不用看就知道那蠢狼在对他竖中指。不过以狼形态来说有些困难就是了。

 

飞过喧闹的蓝雨院,穿过层层树林到达人类居住的街区时,叶修已经有点体力不支头昏脑涨了。不是说他体力真的那么废,这和长期没有进食人血也有关系。

 

现在正是深夜,路上没什么人,叶修奋力扇着那小翅膀蹲在了一边的路灯上方休息。

 

叶修挺喜欢人类的生活方式,随和安静,没那么多斗争和是非。叶修不能成为人类的一员,人类对于吸血鬼来说也只能是食物。

 

才刚在路灯顶上没稳了步伐,叶修突然觉得一阵晕眩。长时间的旅途加重了身体的疲劳感,叶修一直支撑到了现在,终于是撑不住了。

 

扑通。

 

正端着小纸盒给猫喂食的韩文清听见对面路灯下方传来了什么东西落地的声响。

 

韩文清还是个大学在读生,就住在拐角处的小区,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动物爱好者。出名的原因倒也不是他对保护动物事业做出了多么伟大的贡献,主要还是因为热爱动物这一可爱的兴趣配上他黑道老大的脸,太违和。同班的转学生张佳乐曾笑话过他,后来被韩文清瞪了一眼后就没了下文。

 

今天他也是如往常一样提着纸盒来给附近的野猫喂食,听见静悄悄的深夜里突然传来“扑通”一声,心生好奇,放下手里的纸盒让野猫围上去吃后,走向了那路灯处。

 

“…什么鬼?”见到躺在路灯下看上去奄奄一息一团黑色物体,韩文清皱了皱眉,蹲下身来用手指戳了它一下。

 

蝙蝠…?!韩文清严肃地分析完了这生物究竟是个啥后,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在街道里能见到蝙蝠还真跟中彩票了一样。他伸手轻轻捧起那团还有着微弱呼吸的小生物,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带回家先。

 

对还有救的小生命见死不救不是他的作风。

 

回到家后将小蝙蝠裹进了温暖的毛巾里,韩文清直接往书房里冲,开了电脑就查起蝙蝠的习性。

 

韩文清仔细查了几番后,实在分辨不出这只蝙蝠是吃肉的还是吃素的,看上去也不像吸动物血液的大蝙蝠。思考了一下后,决定还是先拿冰箱里的水果,等这蝙蝠醒来后给它充充饥。睡前又检查了一眼在毛巾里的蝙蝠,确定了它还在健康地呼吸后,韩文清揉了揉头发睡觉去了。

 

韩文清做梦也没想到,他领回来的这只蝙蝠会变成裸男。

 

叶修是清晨的时候醒的,刚睁开双眼就被围着他的粉色毛巾吓了一跳。

 

小心翼翼地钻出毛巾后,叶修观察起了自己身边的环境。

 

沙发,电视,冰箱,这怎么看怎么像人类生活的环境。

 

看来自己是被人带回家了,叶修分析道,还是个家里整洁的好人。

 

闲着也是闲着,叶修干脆变回了人形裸着身子在韩文清家里大摇大摆地晃荡,这里看看那里碰碰,直到走近卧室时,一股浓郁的香气吸引了叶修的注意。

 

“好吃…!”肾上激素突然袭来,叶修一秒就断定了这屋子的主人是个血液极其美味的家伙。闻上去应该是个强壮的青年。

 

肚子咕噜噜地叫着,催促叶修继续往前走。

 

实在是耐不住这香味的叶修轻轻拧了下门把手,结果很轻松地就把门给推开了。

 

韩文清没有锁门的习惯。

 

叶修闻着床上睡梦里的韩文清,咽了咽口水。没想到这等好肉竟然会直接飞到他手上。

 

踮着脚掉静悄悄地踱步到韩文清身后,叶修盯着男人诱人的脖颈,一个没忍住直接就扑了上去。

 

“吭哧。”

 

尖牙刺进肉里的声音。

 

“嘶!”突然被脖颈上的刺痛惊醒,韩文清立刻就发现有人趴在他身后,连忙起身就要看个究竟。

 

叶修正在那儿被韩文清好吃的血液感动得泪流满面,怎会放他走,干脆没什么形象地跟个八爪鱼似的扒住韩文清,被他直接带着一起离开了床铺。

 

韩文清觉得自己脖颈处被人咬得生疼,背后还挂了个不是很轻的人。他热爱小动物,可他不热爱会咬人的家伙。韩文清一伸手,凭着蛮力硬是把身后的人给扒了下来。

 

“靠,”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的叶修还没吃饱,骂了起来,“怎么使用暴力啊!”

 

韩文清定睛一看,这男人挺是纤弱,皮肤苍白,和黝黑的短发形成鲜明对比。男人有着鲜红的双眼和突兀的尖牙,嘴边还挂着属于他的血迹。最主要的是,这人还没穿衣服!

 

“你是谁!?”韩文清警戒地问道,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变态了。

 

“叶修。”叶修捂着屁股回答。

 

“谁问你这个了!你是谁!”韩文清眼皮跳了跳,觉得词穷。

 

“我是…啊那个,那个蝙蝠!”叶修赶紧回答。

 

“…”韩文清在犹豫是打110好还是120好。

 

“那谁,先别管,你先让我再吃点行不行。哥饿得慌。”叶修转为血色的眼球盯着韩文清从脖颈流下积在锁骨处的鲜血内心打呼浪费,恨不得马上扑上去舔个干净。

 

“什…”韩文清话音未落,叶修便猛虎扑食一般地把韩文清扑倒在了地上,对着男人的锁骨伸出舌尖就是一阵狂舔。

 

韩文清被叶修跟狗似的舔弄弄得心痒痒,就见他急匆匆地舔舐完韩文清锁骨处的鲜血,鲜红的眼球注视着韩文清,舔了舔嘴说道:“好吃。”

 

韩文清毫不留情地一翻身,把叶修甩在了地上。

 

两人正襟危坐地开始交谈是在一个小时后,在叶修不小心被客厅的椅子绊倒后。

 

“所以,简单来说,你是吸血鬼?”韩文清拿热毛巾捂着脖子后面的伤口,一脸黑线地听完叶修对自己家室的一番长篇大论后下了结论。

 

“哥是血族!”叶修耐心地纠正韩文清。

 

韩文清无语地看着赤身裸体的叶修大大咧咧地横躺在他的沙发上。

 

“对了…你名字是?”叶修问。

 

“韩文清。”

 

“哦,老韩啊!”

 

韩文清把全身的自制力都放在了拳头上,生怕一个个不小心自己就往叶修脸上揍上去了。自己和他有那么熟吗?!将本来是给小蝙蝠准备的浴巾扔给了叶修后,韩文清没好气地说:“我不管你是什么,从我家里出去。”

 

叶修也觉得有点冷,把身子裹进浴巾里,“可是你把我带回来的啊。”

 

韩文清无言以对,他带回家的是只奄奄一息的蝙蝠,不是裸男,更不是叶修这欠扁的吸血鬼。

 

“出去。”

 

“我不。”

 

“出去。”

 

“我不。”

 

韩文清看着叶修那和病人一样苍白,笑起来尖牙时隐时现的脸心中一阵窝火,拍桌而起刚想骂人,被叶修抢先一步抢了话,“老韩你就让我住一段时间!等我体力恢复了我就走人!”“那你也别住我家!”韩文清怒吼。叶修和进食状态时不同的黝黑的瞳孔一转,抖了抖身掀起一阵烟雾,又变回第一次撞见韩文清时那楚楚可怜的蝙蝠形态。

 

韩文清一怔,没想到这种超出人类认知范围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面前。还好他之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不然就算是一贯冷静的韩文清,恐怕也会被吓个三跳。

 

小蝙蝠那圆溜溜的眼睛就这么注视着韩文清,刚让韩文清心软下几分,欠扁的声音却又响了起来。

 

“你看在哥这么萌的份上就先收留了哥吧。”

 

“咦,老韩你要把我拿去那儿?”

 

“老韩?!救命,杀人啦!不是,杀蝙蝠啦!”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拎起小蝙蝠,往窗外扔。

 

小蝙蝠跟个树袋熊似得,爪子紧紧攀住韩文清的手指,韩文清甩了好几下硬是没有把它甩下去,只好无奈地把手伸了回来。

 

那小蝙蝠双眼紧闭地抓着自己的手指,如果不开口说话的话,还真是个会让韩文清好好疼爱的小生物。叶修感受到危险过去,赶紧变回人形。

 

烟雾瞬间笼罩了韩文清和叶修两人。等烟雾退去后,叶修正紧贴着韩文清趴在他身上,和他四目相对。叶修在韩文清好闻的脖颈处揩了几把油,咧嘴笑了笑,露出那小尖牙。

 

“就几天。”

 

----------------------

 

现在正是韩文清放假的日子,没什么大事基本不出门。原本他是打算在家悠闲地度过这个假期,结果突然闯进来一只莫名其妙自称血族的蝙蝠,彻底打乱了他的假期安排。

 

叶修很理所当然地占了韩文清床的另一边,每天晚上在那床上滚得那叫一个开心。韩文清起来的时候叶修一般还在睡,一点不像是个吸血鬼该有的作息。叶修说他在兴欣殿里大家为了贴合人类生活都是这么个时间表。韩文清兴欣是什么?他就回答说那是他家世世代代传下来的的古堡。韩文清无语,觉得吸血鬼的古堡带点西方的味道才对,兴欣这名字和吸血鬼配起来也实在是太违和了。

 

韩文清人是不错,看叶修这样赤裸着身子不好,还特意给他挑了两件衬衫穿。就是两人体型差异有点大,韩文清穿着正好的衣服到了叶修身上就是宽松长款了。叶修倒也无所谓,披着个长过胯部的外套满屋子跑。韩文清一般给自己做饭的时候都会带一份给叶修,可叶修再那啃着对人类来说美味至极的饭菜,却是食不知味。你妹他可是吸血鬼啊,哪能吃人类的食物。

 

有时看韩文清在家里忙,他不添乱也就蹲在沙发上摆弄着电视机遥控器。

 

韩文清觉得自己跟娶了个老婆似的,每天忙上忙下做着家务事。

 

有次叶修在韩文清又一次把被子整整齐齐叠好后在男人脸上印上一吻,把韩文清吓了一跳。叶修说这是人类表示好感的方式,韩文清捂住那半边脸无语了半天。他不是同性恋,对吸血鬼更没兴趣。

 

第三天的时候叶修说想出门看看人类的世界。韩文清觉得也是时候出去采购点食材了,便给叶修找了他几年前的衣服给他套上。叶修觉得这一身黑色衬衫黑色长裤很符合他们血族该有的气质,满意地点了点头跟在韩文清后面出了门。

 

韩文清一直盯着叶修生怕他会做出些什么引人注目的行动,还特意叮嘱他得把尖牙给藏好了别让人发现,也不准他半路闻到好吃的人就跟他走。叶修收起那欠揍的表情,专注地盯着超市里琳琅满目的商品,点了点头。韩文清看这人在自己旁边好奇张望的样子,有一瞬间产生了有这么一个伴侣也不错的想法。

 

叶修当天在超市里什么也没买,就看中了收银台旁边那包烟。韩文清脸部抽了抽,还是给他买下了,顺手捎了个打火机。他家里没那东西,他又不抽烟。

 

结果当晚叶修就迷上了这个叫“烟”的东西,跑到哪儿都叼在嘴里。叶修熟练地吞吐烟雾的模样让韩文清怀疑他究竟是人还是吸血鬼。

 

韩文清觉得,这人除了说话欠揍,烟瘾太重,每天都在吵着要喝血,不是人类外,还是挺不错的。

 

----------------------

 

 

“老韩…我饿!”叶修在床上滚了一圈。他特别喜欢韩文清软蓬蓬的床铺,说比他那宫廷床舒服多了。

 

“不是给你吃的了吗?”还在厨房里洗碗的韩文清吼了句。

 

“难吃!”叶修的声音远远地从卧室那儿飘了过来。

 

韩文清手一抖,差点把碗给摔了下去。他那让身边同学都赞不绝口的厨艺竟然被人说难吃,耻辱,这绝对是耻辱!

 

“我要喝血!”叶修还在那儿叫。

 

“滚!”

 

韩文清正式同意叶修住进来后已是第四天,每天都在缠着韩文清要血喝。韩文清毫不理睬,就连半夜想偷袭的叶修也被韩文清逮了个正着。叶修好在第一天初见韩文清时喝了几口上等的鲜血,不然到了今天肯定是已经病怏怏的了。可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叶修想。他能感受到自己的身子一天比一天虚弱,在这样下去别说是恢复曾经,能不能顺利回家都是个问题。他以前捉到的几个人类也没见这么麻烦啊,基本上是一抓一个准,还没等对方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血就被他给吸走了。

 

叶修笑着对韩文清说:“你再不给我血我可得饿死了啊!”

 

他没这么痛恨自己的乌鸦嘴过。

 

“韩文清…”

 

隔天醒来的时候,叶修觉得视线模糊头晕脑胀四肢无力,只好无力地扯扯身边韩文清的袖子把他叫醒。实在是太久没有补充人血了,他饿得慌。

 

韩文醒来发现叶修的体温比平时还要凉,还以为他是发烧了,便探了探叶修的额头,却发现也冰凉得吓人。韩文清紧张得出了冷汗。

 

“叶修,叶修?”韩文清唤了他几声都不见回应,一把横抱起虚弱得只能喘息的叶修,急着就想出门,可到玄关处的时候韩文清愣住了。

 

吸血鬼发烧该去哪儿,去找医生?还是兽医?

 

叶修迷迷糊糊中往韩文清怀里缩了缩。

 

韩文清看着怀里的叶修眉头紧皱局促地喘息着的模样,黑色的发丝散乱着盖去了男人半边脸,毫无血色的双唇微微颤动,像是在念叨什么。韩文清凑近一听,气得差点把男人摔到地上。

 

“菜…难吃…”

 

意识飘忽的叶修是没意识到他在说什么,可把韩文清着实气了个半死。搞什么搞,虚弱成这幅模样了还能让人气吐三升血。

 

不过韩文清也就激动了那么一小下,没多在意。动作轻缓地把叶修放在沙发上,叶修突然不知哪儿来的力气,拉住身上的老韩就往下扯。“血…”叶修的声音十分干哑叫人听了心疼,韩文清也不免揪心了一下。这人,啊,应该说是这只吸血鬼,平时那模样虽然是欠揍得紧,但真没了那精神气,让他看得也很不舒服。

 

韩文清再迟钝也知道叶修现在需要什么。他这么多天就没同意把血给过叶修,叶修就是每天在他耳边喊着,他也当耳边风。韩文清一直很犹豫。他不清楚这样做究竟是好还是坏。可当下要让叶修恢复原状也没什么其他的选项。韩文清没多想,抱起叶修让他坐在自己身上,一手托住叶修的后脑勺埋进自己脖颈处。

 

“喝吧。”

 

叶修现在连分辨眼前人是谁的能力都没有,要平时韩文清这么豪爽地一拉衣服对他说“喝吧”,他估计得先冷嘲热讽两句。

 

韩文清体内流动的鲜血所散发出的香气瞬间挑起了叶修的食欲。那黝黑的瞳孔逐渐转为血色,尖牙缓缓探出,对着韩文清那裸露出的皮肤就是“啊呜”一口。

 

韩文清吃痛地“哼”了一声,一手扶着叶修的后脑勺,一手在他后背轻轻抚弄,企图让叶修感到更舒适一些。叶修整个人跟挂在韩文清身上似得,忘乎所以地品尝着韩文清新鲜的血液。叶修刚恢复了那么点意识,还迷迷糊糊地在想这人怎么这么好吃,突然发现自己在啃的是韩文清,惊了一下,几乎是从韩文清身上跳开的。

 

“我去,老韩!”叶修一脸见鬼了的表情,“我强迫你的?”

 

“…”韩文清黑着脸整了整被叶修扯乱的衣物,想强迫他?叶修这体能还差了点,“没事你喝吧。”

 

叶修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生理上的需求超越了他心理上的界限,刚是喝了几口可离饱还远着。叶修准备先把肚子填填饱再去思考别的。

 

韩文清就这么按着叶修的头听他在那儿咕咚咕咚地吞他的血,偶尔伸舌安抚一下他的伤口,也就那么杵着没动,就有点担心他会不会被吸个一干二净死无全尸。

 

叶修慢慢恢复精神后也注意到了这点,没太过分地把眼前的美味吃个一干二净,舔了舔嘴唇,再很没形象地砸吧砸吧嘴。

 

“这才叫美味!”叶修满足地拍了拍肚子。

 

韩文清扭头不睬他。

 

“唉你要不也尝尝?”叶修精神好多了,力气也有了些,就这么强硬地摁住韩文清的头,嘴对嘴地吻了上去。

 

韩文清呆了一秒,随后便感受到了浓浓的血腥味化开在了自己口中,侵蚀着味觉神经。叶修那还没收起的尖牙偶尔还会磕到他的嘴唇。这毫无技巧的吻技让韩文清没享受到多少反而净在吃痛。他索性直接抢过主动权,捏着叶修的下巴侵略了过去。

 

叶修突然被对方有技巧性得这么一挑逗,浑身一软,差点没跌了下去。韩文清的味道实在太好闻,离自己又那么近,叶修跟品了上等佳肴似得飘飘欲仙。

 

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的韩文清已经晚了。叶修紧紧地环住他的腰间,和他顺势一起倒在了沙发上。

 

“老韩…”叶修喃喃道,“给我生个孩子。”

 

“………”

 

后来的几天,韩文清发现叶修这家伙有要赖在他家不走的意思,也没阻止。

 

一直习惯一个人住了,突然生活中闯进了这么个奇怪的家伙,韩文清觉得他可能要被这吸血鬼给掰弯了。

 

兴欣古堡里陈果等人急坏了,等了好几日都没等回他们的领主,还以为他们领主给科学家抓去做人体解剖了。


经常往人类居住区跑的苏沐橙微微笑了笑。

 

她那天可看见了,叶修和那男人在公寓里,笑得可开心了。

 

【完】


  272 28
评论(28)
热度(272)

© 改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