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个名

手机没丢!T T
只是现在已经不写了(
谢谢还关注着我的朋友们哈哈哈哈
---------------
全职中心
更新缓慢
黄暴ooc专业户,注意避雷

 

【韩叶/监狱paro】 保护人 11 【正文完】

再拖就得坑了,所以就在11章这里完结了!

禁闭室的设定复制了电影金蝉脱壳(Escape Plan)←趁机卖个安利

上一章

全文放在了汤不热 点♂我

叶修和韩文清,还有无数个“来日方长”。



----------------------------------------------------------------


叶修这天起得特别早,主要是因为他睡了个难得的好觉。昨夜情事过后的事情叶修记不太清楚,只是隐隐约约觉着自己陷入了令人感到踏实的怀抱里,被男人拥着睡了一晚。再后来又做了个很美好但不切实际的梦。于是眼还没睁开的叶修下意识地就朝身后探去,却落了个空。

 

“啧…走了啊?”空荡荡的感觉算是把叶修弄清醒了,起身看了看身边空荡荡的床铺,叶修咂了咂舌。

 

韩文清又离开了,这本该是叶修习以为常的事,可如今却让他觉得陌生。都是韩文清把他宠太过了。叶修这样想道,下床舒展了一下身体。

 

监狱里的早铃还未想起,从来都是被早铃声闹醒的叶修第一次感受到清晨安静的监狱,唏嘘了一下。韩文清再早起来都不会叫醒他,那人从来都让他能睡多久睡多久,恨不得让他睡个自然醒。叶修想到那人黑着一张脸做着和他气场不符的事情,忍不住笑出了声。

 

叶修认为,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让人情不自禁地依赖,让人无法控制地喜欢。

 

可他偏偏就是习惯了身边有韩文清的存在。

 

“真是乱了…”叶修说着,望向韩文清叠得整整齐齐的床铺,一丝不苟得让叶修想起军训时的那帮小年轻。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叶修就这样坦然地习惯上了这个本该是自己敌人的家伙,习惯得那么顺理成章,就那么不知不觉地打乱了他一如既往的节奏。

 

韩文清去哪儿了他不知道,也不在意,反正这人总会在最适当的时候猛地出现在他身边,板着张臭脸瞪他。叶修多说两句话,他也不生气,就轻轻弹下他额头作为惩罚。

 

中午时分,叶修在老位子和黄少天喻文州坐了下来,三人还没开始聊几句,黄少天还咬着面包就在那儿狂指叶修身后。叶修转身,果然是韩文清。

 

“早上怎么不在啊?”

 

“去办了点事。”

 

“什么事?”

 

“回去和你说。”

 

叶修明白这事儿不能当着旁人的面说,也就不再开口专心地吃着午饭。这顿饭也吃了没多久,就听黄少天一人在那儿叨叨监狱里这个环境差那个伙食不好,叶修和韩文清沉默着吃完了这一餐。

 

一个星期前的叶修,曾趴在床上思量着他对韩文清究竟是个什么感觉,一个星期后叶修释怀了。

 

不就是喜欢上了呗,想那么多干甚。

 

两人肩靠肩走了一路。他们俩身高差也就几厘米,可韩文清这肌肉成分要比叶修多不少了,所以显得叶修比他小整整一圈。叶修不开口,韩文清也就沉默着,直到回到那阴暗的小牢房,韩文清转过身来抛给了叶修一根烟,说:“我们三天后就能走。”

 

“去哪儿?”叶修接过烟,和初次见面那根是不一样的牌子,味道清淡了许多,“咦,打火机呢?”

 

“啊,没帮你要,那东西带进监狱太危险了,你还是找狱管吧。”韩文清又靠上了墙,“三天后,我们能从这里出去。”

 

叶修还捏着烟的手颤抖了一下,差点把烟给掉了。

 

“你带上我了?”叶修问。

 

“带上了。”韩文清答道。

 

叶修内心犹犹豫豫。想和韩文清在一起就得先卖出这一步,告诉他事情的真相,可这一步跨出去后究竟是悬崖还是陆地,就值得思量了。叶修拖了那么多日子都坚持把这真相藏在心里,就是因为没拿定注意。他是真的不想欺骗韩文清,也不想破坏他们俩之间的关系。

 

“怎么了?”韩文清见叶修神色有些异样,担心地皱了皱眉头。

 

“呃?啊,没事没事。”叶修心里骂着自己的神游,“你今天早上就是去办的这事儿?”

 

“是。”韩文清简洁地答道。

 

沉默又蔓延在了空气中。

 

叶修在心里做着斗争。都死到临头了,伸头一刀缩头一刀,这事儿叶修肯定逃不过去。就算真像口头上约定的那样五年后和韩文清还在一起,那这事就算他不说,总有一天也会暴露。就这样沉默了约莫几分钟,叶修手指摩挲着那根没点上的烟,干咳了两声,开起了话茬:“咳,老韩我问你个事。”

 

“你说。”韩文清接话。

 

“如果我,曾经做过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你会怎么想。”

 

“这里的人有几个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不,我是说…害你。”

 

“什么意思?”

 

叶修深吸了一口气,他感受到自己的唇瓣有些颤抖,心跳频率比起黑别人网时还要快上几分,扑通扑通地敲击着他的胸腔。

 

“如果,我就是那个黑了你公司的人呢?”

 

叶修直勾勾地盯着对面的韩文清,看着他眼神从疑惑转为诧异再转为不可理喻,最后注视着叶修的眼神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掺杂着一丝只有叶修能感受到的凉意。

 

“你再说一遍。”

 

叶修没回复,他听不见自己的心跳声,像濒死了一样。

 

“老韩…”他微弱地喊了一声。

 

韩文清平静地问道:“你从一开始就知道吗?”

 

“不,就医务室你和我说了之后才知道。”叶修觉得头有点晕。

 

“为什么不告诉我。”韩文清直直地盯着叶修。

 

“我…”叶修犹豫了。该怎么说,“因为我不想破坏我和你之间的关系。”“因为我害怕。”,这些回答都太模凌两可了。

 

“因为哥…喜欢你…?”

 

微弱如蚊鸣的声音还是被韩文清给捕捉去了。

 

叶修说完这句话自己也懵了。他没想到继韩文清不要脸了之后自己也跟着扒下脸皮闹了起来,都哪儿跟哪儿的事啊!这种话…韩文清会动摇就有鬼…

 

叶修抬头望了一眼韩文清。男人一脸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张着嘴欲言又止。

 

呃,看来还是会动摇的。

 

韩文清表情扭曲,他也不知在这种时候听到叶修的真情自白应该高兴还是愤怒,“你……”

 

“韩文清,不管我曾经做过什么,可我现在对你的感情是真的。”末了,叶修又补了句,“哥不骗人。”

 

结果就是,韩文清一言不发地转移了视线,一言不发地甩门,走人。韩大总裁现在心比较乱,想一个人静一静。叶修盯着对面韩文清才靠过的墙,愣了神。虽然是预料到了这种情况的发生,可要接受起来还是挺艰难的。即使是对叶修而言。

 

“失恋…了?”叶修苦笑,纤长的手指转动着手里那块被他捏出芯子的烟,看着那白色的烟纸硬是被他摁下去了一块,才若有所思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那烟就这么垂直掉在了地上。回想起初次见到韩文清时候的样子,叶修轻声骂了句——人生还真是他妈如戏。

 

叶修没什么胃口,推辞了隔壁黄少天的邀请,狱管点好名后便提前离身,穿过那潮湿的走廊,回去那间窄小的小牢房。韩文清少见的没有陪在他身边,路上有人不怀好意地喊道:“怎么?韩文清把你抛弃了?”叶修停下脚步回头,朝那人呵呵笑了笑:“你想多了,况且就算他抛弃我,也轮不到你们。”

 

叶修承认自己刚有点意气用事,无视着身后人骂骂咧咧的声音,加快脚步往回走去。想背后插他几刀的人实在太多,他和韩文清之间的矛盾一暴露,这监狱里的日子就有他受的了。说不定没到刑满出狱前就死了个死无全尸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还离那安全的牢房就那么几步,叶修却被一股蛮横的冲劲撞到在了地上。

 

“操,让你嘴贱!”来人是刚才被叶修冲了几句的男人,那人在后面骂了足足几分钟都没见叶修回头,被旁边围观的人围着圈讥笑。他心里一不平衡,干脆抱着要死一起死的心态冲上去就把叶修按倒在了地上。这大晚上的还在晚饭时间,看管的狱管随处可见。这么明目张胆地挑起是非,不被抓去紧闭室就有鬼了。

 

叶修心知不妙,连忙朝旁边滚了几圈躲避那人的拳头。可那人却更奋不顾身地扑了过去,把还没来得及起身的叶修又摁在了地上,接着拳头毫不留情地招呼了上去。叶修挣脱不开那人的蛮力,只好侧着头避开落下的拳头,不免受到几分擦伤。

 

两人还狼狈地滚在地上,狱管匆匆赶来撞开了围观起哄的人,一手擒住一人将他们拉离了混战。

 

“搞什么又是你!”拎起叶修的狱管愤愤地说道。

 

“大哥,是他先动手的好不好。”叶修抹了把嘴,果然有一丝血迹。

 

“谁叫你欠揍!”对面被擒住双手的男人张口就骂。

 

叶修白了他一眼,随后视线就被黑暗所遮盖了。

 

“走,去禁闭室。”狱管给他们套上了眼罩,拎起人就往禁闭室领。

 

叶修想,说不定韩文清还会及时出现把他救下,可就到铁门朝他打开的那一瞬间,叶修也没听到任何韩文清的消息。

 

“好好反省反省。”狱管把叶修踹进了铁门后的禁闭室。

 

砰。

 

门关上后,叶修开始仔细分析四周的环境。这地方就像个铁质的小盒子,叶修勉强能收展一下四肢,要韩文清那体型进来恐怕就要被卡主了。这四周墙壁有一面不是铁皮,而是用铁栅栏隔离开的,铁栅栏后是六个圆形的固体,不知是干什么用的。叶修还在那儿研究,那六个圆形固体突然开始发起了炙热的光,闪了叶修一眼。

 

搞了半天原来是六个大灯泡,叶修手臂遮住视线,暗暗地想。

 

炙热的灯光直直地照射在叶修皮肤上,没过几秒叶修就感到苦不堪言,汗水刚沁出皮肤就开始往外蒸发。

 

“操…”抵着一边的铁墙,叶修将自己蜷成了一个球。谁那么丧心病狂想出的这种设计,这种禁闭室去一次半条命就得送出去。

 

“韩…文清…”叶修体质没那么好,被这种不停顿的强光照了那么几分钟意识就飘远了,迷迷糊糊地拼着本能喊着韩文清的名字。

 

啪。

 

灯灭了。

 

叶修身子一歪,靠在铁墙上就那么晕了过去。

 

韩文清站在铁门外急躁得不行。那禁闭室处都配备了监视系统,韩文清知道叶修被丢进了禁闭室,纠结了很久才阻止了自己想要去救他的心思,就盯着那监视系统的屏幕盯了半晌。叶修挣扎的模样他看着心里疼,下意识就想要阻止这一切,可理智总是跳出来和他作斗争。叶修这人他实在是很喜欢,跟磕了药似的,始终无法让他放下。于是在叶修喊出他名字的时候,他忍不住了,赶忙叫人停下那令人崩溃的灯,转身跑去铁门口接叶修。

 

叶修整个人跟在水里泡过了似的,身体瘫软地被韩文清抱了出来。韩文清见他这幅模样心疼得不行,在原地转着干着急,直到有人提醒他说去找狱医,他才匆匆跑去医务室。

 

“韩总啊,另外一人怎么办?”有人问道。

 

“给他时间加倍。”韩文清眉头紧皱。那着急的样子把狱管们都看醉了。啊,原来韩总还有这么铁汉柔情的一面。再看看他怀里那摊成一滩,作死成疾的叶修,纷纷摇了摇头。韩总未来要吃苦头了。

 

韩文清不敢跑太快,怕影响了怀里的叶修,又不敢放慢脚步,深怕叶修出什么岔子,就这么急步走着赶去了医务室。

 

张新杰医生坐在那干净到异常的医务室里,老远就听见有人的脚步急急地朝这儿赶来,就把缘由猜了个七八分准,起身把那更换过床垫的病床理了理。

 

看来这个床垫也保不了了,张医生推了推眼镜。

 

韩文清把湿漉漉的叶修抱进医务室放在了整洁的病床上,焦急地问起张医生叶修的状况:“怎么样?没事吗?”

 

“没什么大碍,脱水了,醒来休息休息就可以了。”张医生不是第一次接见被禁闭室搞昏迷的人,让韩文清这么关心的人,他倒是初次见。想起那天韩总匪夷所思地问了他句追求人该送什么好,张医生看了眼床上脸上苍白的人。看来就是这位了。

 

叶修醒来已是几小时后,韩文清在医务室里沉默地站着,眼神就没从叶修身上移开过,见叶修有睁眼的迹象,连忙蹲去了病床旁边,低头和床上的人耳语着什么。张医生心领神会地放下了手里的工作出了医务室,临走前还顺手带上了门。

 

叶修听见老韩的声音还以为在做梦,睁眼看见韩文清那焦急到不行的表情时肯定了自己在做梦,不满地哼唧了一声又闭上了眼。韩文清无语了,拍了拍叶修的脸,才终于把他唤醒。

 

“你干什么抽哥的脸…是不是嫉妒哥…”叶修不满地瞪了眼韩文清说道,却突然发现自己嗓音十分沙哑,恐怕是脱水造成的。

 

韩文清也发现了,接着就递上了早已准备好的凉水,轻轻托起叶修的脑袋喂他水喝。

 

“咳咳…”这个姿势有点勉强,叶修不当心呛着了。

 

韩文清扶着他的背等他咳完后,干脆自己含了口水,然后吻上了叶修,就这样口对口将水传进了叶修口中。

 

“唔…”喉咙获得滋润的叶修满足地哼了一声,双手顺势勾起韩文清的脖颈,主动贴了上去和韩文清的舌尖纠缠。

 

末了叶修退开,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说,“怎么老韩?想哥了?”

 

韩文清轻声说了句“闭嘴”,又吻了上去。

 

韩文清觉得他一定是患上了一个叫叶修病的玩意…还是绝症。

 

张医生没猜错,这床单是没保下。

 

事后叶修蹭了蹭韩文清的鼻尖问:“你为什么来救我?原谅我了?”

 

“没有原谅…”韩文清把怀里的人抱紧了一些,“但我放不下你。”

 

叶修往男人怀里缩了缩:“我也是。”

 

第二天,韩文清抛弃叶修的事刚被炒得沸沸扬扬就被现实狠狠抽了一巴掌。韩文清屁颠屁颠地跟着叶修了。走在韩文清前的叶修很满意地看着通向食堂的大路一路通顺,颇有几分狐假虎威的感觉。

 

第三天,黄少天激动地奔来对叶修说他和喻文州过一个星期就能出去了,组织找他们办事。叶修笑了笑说,我可能要先走一步,留下黄少天在原地干瞪眼。

 

第四天,叶修和韩文清突然就监狱里消失了。有人猜测他俩逃了出去,有人猜测他俩暗中被人做掉了。

 

叶修隔着韩文清给他的墨镜看见来接应他们的车里坐着孙哲平和张佳乐,不免震惊了一下。

 

张佳乐听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其实我们和韩总都认识。”

 

叶修随即就想起了黄少天和喻文州,张佳乐回答说:“他们是一个叫蓝雨的组织里出来的,你还是知道得越少越好。”叶修便也不再问多。

 

一年后,韩文清把叶修接进了郊区的别墅里,安排了他在霸图公司里做事。就凭叶修那本事,动动电脑这些还不是小儿科,把韩文清交给他的任务完成得完美至极。

 

两年后,韩文清给叶修买了包烟,这次他带上了打火机。

 

三年后,叶修坐在沙发上捧着韩文清亲自下厨做的巧克力布丁赞不绝口。

 

四年后,韩文清和叶修去孤儿院里办了领养手续,领了个可爱的小女孩回来。

 

第五年,叶修和韩文清躺在床上,当中夹了个睡熟的小女孩。

 

叶修撑着脑袋对韩文清说:“我五年前做过一个梦,梦见我们从监狱里出来后住进了郊区的别墅,领养了一个小屁孩。”

 

韩文清忙了一天有些困了,闭着眼哼了一声算是回应。

 

“唉,你说我是不是有做预言家的潜质啊。”叶修手指戳了戳韩文清的脸。

 

“别闹了,睡觉。”韩文清一把握住叶修不安分的手,就这么继续睡了下去。

 

叶修笑了笑,手就这么被韩文清握着,也睡了过去。

 

初见韩文清的时候,叶修说:

 

韩文清,我们来日方长。


【完】

  143 40
评论(40)
热度(143)

© 改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