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个名

手机没丢!T T
只是现在已经不写了(
谢谢还关注着我的朋友们哈哈哈哈
---------------
全职中心
更新缓慢
黄暴ooc专业户,注意避雷

 

【韩叶/监狱paro】 保护人 02

*本章有少许喻黄和双花,注意

写这章的时候我家狗怕打雷硬是要趴在我身上,全程几乎是盲打[拜拜.jpg]

写作环境如此险恶【no

前一章点这里

---------------------------------------------------


直到集合时间结束叶修都没再碰见韩文清。

 

把那根烟随意塞进了狱服的裤子口袋,叶修大摇大摆随着人群走离集合地迈向食堂。

 

这次也没人再敢半路拦他。

 

早饭时间的食堂乱哄哄的,三五成群的人聚集在一起啃着面包,单独出现的叶修顿时显得有些突兀。

 

吃的是面包加牛奶,虽然简陋,但已经比叶修想象得要好很多了。

 

叶修手插口袋站在排队领早餐的队伍里,同时留神着路过身边的人。不得不说大部分被送到这所监狱里的人都有些背景故事,伤的残的毁容的纹身遍布全身的都有。叶修的目标暂时是在这里保证自己的小命。从这里逃出去?叶修没多指望这个。希望实在是渺茫,况且就算出去了也很难继续生存,恐怕不久就会被丢回来。

 

叶修还在沉思中,背后就被重重地拍了一下。叶修一个没站稳往前倾,但很快被那只手抓了回来。

 

“哟,新人!”拍他的人棕色的头发胡乱地翘着,比他矮那么一点,脸庞看起来比较稚嫩,看似热情的眼神中藏着些防备。

 

是个很比较谨慎的人。叶修对眼前的人下了结论。

 

“我叫黄少天,他叫喻文州!我们住你隔壁来着!你叫啥!”没等叶修回复,自称黄少天的男人伸手指指身后站着的人,飞快地进行了自我介绍。

 

“你好。”身后的男人看起来十分温和,微微超叶修这里侧头,微微笑了笑。

 

“叶修。”叶修一边仔细分析着眼前这两个人的来意,一边还是中规中矩地回答了黄少天的问题。

 

“才来第一天就能勾搭上韩文清,你挺有花头啊。”黄少天压低了声音说道,生怕身边有谁会听到他们俩的对话。

 

“呵呵,一般吧。”这个人,有点烦啊。叶修有点不耐烦地敷衍着。

 

“等会和我们坐一起吧,看你一个人的话也不太方便。”叶修刚想转过身去,喻文州便发出了邀请。

 

“随便吧!”虽然一个人吃饭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身边有人总是令人感到比较安心的。这两人应该是没什么恶意,只是想多认识点人,说不定自己还能从他们口中了解一些自己不知道的讯息。这样想着,叶修领了早饭便随着他们走到了食堂里偏角落的位置。

 

路上还是不乏有人悄悄地将目光投向叶修,但叶修也没太在意,眼神漫不经心地扫视四周。

 

韩文清不在啊,这家伙不吃饭的吗?

 

没有发现韩文清的身影,叶修思考着他的去处,放下餐盘坐在了黄少天两人的对面。

 

“你是为啥进来的?”黄少天的发问拉回了叶修的思绪。

 

“没什么,不小心黑了个比较重要的网站。”叶修掌握着回答的尺度。自己和黄少天喻文州是初次相遇,不管是什么问题,给自己留点底总不是坏事。

 

“哦——?”黄少天十分好奇地凑近了叶修。

 

然后。

 

哗。

 

杯中的牛奶突然向叶修泼了过来,叶修几乎是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连忙侧头避让,没有让一滴牛奶泼上自己的脸。

 

“恩,反应不错!竟然能躲过我的偷袭!可以和我切磋切磋!”罪魁祸首,黄少天,见到叶修完美的闪避,很是兴奋地点了点头,“刚只是试探试探你啊!别误会我没啥恶意的!”

 

“对不起啊,少天有时候就这样,但他人不坏的。”旁边的喻文州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没事没事。”叶修没有被刚才的试探激怒,反而是很认真地观察起喻文州。挺温温和和没什么杀伤力的一个人,见到他的人应该都会这么想。但叶修很肯定,这人很危险,比黄少天要危险得多。叶修若有所思地盯着喻文州。喻文州也是察觉到了他的视线,礼貌地回望了他一下。

 

“那你们呢?怎么进来的?”叶修反问。他需要情报,任何情报对他来言都十分重要。

 

“啊…”一直挺精神的黄少天突然有些垂头丧气,“被背叛了…”

 

“被背叛了?”叶修追问。

 

“唉我们被老大给…”

 

“没什么,是我们一起犯了点小错误。”喻文州及时打断了黄少天,隐蔽地甩了个眼神给他,意思是叫他可以噤声了。

 

这眼神当然是被叶修收在了眼里,知道他们也有些不能告诉他人的秘密,便没有再继续盯着问,而是换了个话题,问他们已经在这里多久了,并询问了一些监狱里需要注意的人和事。

 

全程黄少天一个人不停歇地讲着,讲了很久但是废话连篇,动不动就偏题。搞得提问的叶修也有些想揍人。喻文州只是在一旁无声地听着,偶尔会补充一点黄少天漏掉的信息。

 

“看到那边那桌了吗?”黄少天指着离他们不远的一桌只坐了两个人的位置。

 

一个红发扎着小辫子的男人,体型比较纤弱,对面坐着比红发男人强壮不少的汉子,左手上缠着白色的绷带。两个人一边啃着面包一边在说这些什么,不过距离太远,叶修等人并听不到。

 

“那个扎小辫的叫张佳乐,对面那个绑绷带的是孙哲平。”黄少天说道,“在外头我们原本和他俩是敌对关系,后来一起进来了也就有点同病相怜了。不过那两个人一直黏在一起啦,外人想插入根本不可能。不过他们人还是不错的,可以交个朋友。”

 

说完,黄少天伸手超那桌的两人打了个招呼,又指了指叶修,示意他们过来。

 

孙哲平嫌弃地看了黄少天一眼,然后似乎询问了一下张佳乐,两人很快端着吃了一般的早餐坐了过来。

 

本来很有空闲的桌子瞬间变得拥挤起来。

 

“诺,他叫叶修。“黄少天主动向两人介绍了叶修。

 

“哟。”张佳乐很精神地打了个招呼,“我是张佳乐,他是孙哲平。昨天你进来引起了不少骚动啊!”

 

两人显然是已经知道了叶修的存在,张佳乐有些好奇地和叶修套着近乎,孙哲平则很潇洒地继续啃着面包。

 

叶修和张佳乐有事没事地聊着些云云的话题,也对这两人掌握了个大概。

 

这两人,应该是保护人和被保护人的关系吧。叶修观察了两人许久,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老孙是乐乐的保护人哦!”仿佛要证实叶修的想法般,黄少天补了一句。

 

“滚滚滚,你才乐乐!我根本不需要老孙保护好吗!”张佳乐怒。

 

“不需要我?恩?”孙哲平瞄了一眼张佳乐,“今晚不想好好睡了?”

 

张佳乐暗戳戳骂了几句,不吱声了,狠狠瞪了一眼拼命忍笑的黄少天。

 

“哦,其实我和喻队也是保护人关系来着。”黄少天接着说道。

 

喻队是黄少天对喻文州习惯的称呼,叶修也没多大在意这些细节,不过也算是摸清了两人在外头时的关系。喻文州应该是组织里他们那个小组的队长,黄少天是得力的王牌。简单来说就是,黄少天动手,喻文州动脑。

 

“恩…我们算是互相保护的关系吧。”喻文州微笑着解释道,“不过我在上面就是了。”

 

喻文州的后半句话十分露骨,所有人齐刷刷地将目光转向黄少天,看着他尴尬地避开众人的视线。叶修若有所思地看着黄少天,这货竟然还有想反攻的意向啊?然后又瞄了眼继续微笑地喻文州,摇了摇头。恐怕黄少天一辈子也翻不了身。

 

“嘛…反正…是的…”黄少天没继续对这个话题做长篇大论的解释,有些尴尬地抢过喻文州的牛奶喝了起来。他的那杯牛奶刚已经全部贡献给叶修身后的那块地了。

 

保护人的存在在监狱里已经是个很普遍的现象。为了保全自己的命,很多人都拼命地寻找着一个保护人。有些人成功了,有些人失败了。成功的能安稳地活命,失败的只能沦落为狼狈的尸体。不过像是喻文州黄少天和孙哲平张佳乐这些一开始就被一起扔进来的人,在这方面没什么问题。身边有一个人总是令人感到安心的。

 

韩文清…

 

叶修又想到那个酷到没朋友的男人。虽然自己是找上了韩文清当保护人,但那人实在是很难掌控啊,自己得努力努力才行。

 

和刚认识的几人有几句没几句地聊着,也算是互相熟悉了对方。叶修觉得自己还是很幸运的,才刚进来一天就能结实到不少可靠的人,这可能也要拜那天自己刚入狱是引起的骚动所赐吧。解决了早饭,众人准备起身回房。黄少天和喻文州就住在叶修隔壁,张佳乐和孙哲平就有些远了,和叶修隔着好几些个房间。

 

离开食堂前,叶修听了孙哲平的建议找狱管求个火点烟。好在狱管对他很有好感,二话不说就帮叶修点上了烟,在叶修转身走人时恶意地捏了把他的屁股。算了算了,换根烟还是值得的。叶修强迫自己无视了狱管的非礼,快步走回自己的房间。

 

打开铁锈的房门,还是没有韩文清的身影。

 

我靠,这人连最基本的监狱规矩都不用守得吗?叶修叼着烟怔怔地想。

 

韩文清的来历叶修琢磨了半天想出了许多荒唐的可能性,但叶修依旧无法确定。没有办法确定,叶修就没有这个人的把柄,没有这个人的把柄,韩文清很有可能会对他弃之不顾。他并没有那么了解韩文清,毕竟两人才打了个照面。叶修对韩文清,最多也是利益的需求,找他当保护人,更多的,是为了自己自身。而韩文清呢?他从叶修这里没有什么东西可求,他一个人也能在监狱里活得潇潇洒洒。叶修最多能给予他的,只是自己的身体。

 

虽然叶修知道韩文清对他已经起了兴趣,但自己能不能牢牢抓住韩文清这点,叶修还是有点担忧的。

 

大中午的,走廊里狱管一路走过一路骂的声音,囚犯的吵闹声全都传入了没啥隔音效果的牢房内。大中午,正是监狱内最乱的时间,很多人会在这段时间内被揍,被丢进惩罚室,叶修不想给自己招惹上不该招惹的麻烦,准备安安稳稳地睡个午觉再说。

 

把韩文清的事儿暂时抛在了脑后,叶修叼着烟便上了床。在这监狱里,每根烟都来之不易,他可不想浪费。直到烟只剩下了一个可怜的烟头,叶修才不舍地把烟掐灭在了地上。

 

好吵啊。躺在床上,门外吵闹又混乱的声音硬是闯入了叶修的耳朵。

 

叶修翻来翻去还是睡不着,双手抱紧了自己,企图获得一点安全感。

 

不习惯啊。

 

恐怕自己在这里住上一年也不会习惯吧,叶修想着,谁他妈想习惯着鬼地方啊。

 

但很无奈,现实就摆在眼前,自己必须得习惯,否则,就会成为这凶险的监狱里的一个出局者。

 

叶修思考着。然后,终于是慢慢地进入了浅睡。

【TBC】

  88 5
评论(5)
热度(88)

© 改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