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个名

手机没丢!T T
只是现在已经不写了(
谢谢还关注着我的朋友们哈哈哈哈
---------------
全职中心
更新缓慢
黄暴ooc专业户,注意避雷

 

【韩叶/监狱paro】 保护人 01

◇韩叶/监狱paro 注意


开个新坑!想写很久了的监狱paro!

(刚写文结果忘记了拍本子...再回去发现已经迟了..............伤心落泪.....)

----------------------------------------------------------------


“就是这里,进去吧。”

 

第一次见到韩文清是在这间有些破烂的牢房。那个男人坐在床边,神色丝毫没有为被狱管推进来的新室友所动,扫了他一眼后就再也不给予任何的表示。

 

叶修挑了挑眉,然后很熟练地,仿佛对眼前的状况了如指掌一般,向男人打了一声招呼。

 

“不欢迎一下你的新室友?”语气里带着笑意。

 

“没必要,反正过不久就会换人的。”韩文清冷冷地说道。

 

换人吗?叶修笑了笑没去回应对方。

 

刚到这里的时候监狱长打量自己的眼神就很是恶意,路过牢房的时候自己也收到了不少唏嘘的声音和视线。他的存在,在一个监狱里确实显得有些单薄。他不矮,但是身形没有那些犯罪分子那么强壮,细嫩白皙的皮肤暴露了他不常在外活动的事实,有些懒洋洋的神情让他看上去也没有那么危险。他恐怕现在已经是那群饿狼的眼中餐,已经在被充满恶意地议论着了。在这个男人的眼里,自己恐怕是个会很快成为牺牲者的存在,确实也没有什么欢迎的意义。

 

“我叫叶修。”就算是这样,叶修还是忽略了男人的话,介绍了自己。

 

“我不需要知道。”韩文清的态度还是那样冷淡。

 

叶修耸了耸肩,没有继续尝试和男人交谈,转身去观察了一下自己以后要生活的地方。

 

这里是监狱。在H国里最严密,设备最精细的监狱,就连每只蝼蚁都能被完全掌控住的监狱。来了这里,就基本上是提前进了坟墓,这是外面的人坚信的。叶修在外面的时候也没少听闻这所监狱的消息,里面的人是多么多么危险,这监狱里的生活是多么多么可怕。现在换是他自己亲身感受到了,不禁有些感慨。人生如戏啊。

 

不过没惆怅多久,叶修就将注意力回到了自己所在的这件牢房,和对自己态度不是那么友好的室友。在这里,每个人都是不能相信的,但每一份力和每一座靠山都是要靠他自己去把握的。要在这里活下去,自己光有实力不够。他需要结交一些朋友。叶修想着。

 

眼前这个男人,韩文清,刚才狱管带他来这里的时候已经告诉他了。这个男人有些奇妙,身份成迷。没人知道他是怎么进的监狱,也没人敢去惹他,曾经有人被他硬是折断了手脚弄瞎了眼睛,给监狱添了不少麻烦,狱管一路走一路和他骂道。可监狱里就是没人拿他有办法。他就是这样一个微妙的存在,一个很强大的独行侠。

 

这个人如果配合的话,那自己在监狱里的地位就能得到一定的保障,至少他不会需要吃个饭都小心翼翼,叶修想到。叶修不弱,不如说,他其实也很有实力。但是他知道光靠他一个人的能力,恐怕只能是短暂的垂死挣扎。他是个很聪明的人,想法很精密,也不乏有些狡猾。他很了解自己现在的处境,而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能将身边所有能掌控的力量都掌控在手里。

 

叶修用余光打量着此时已经翻过身去躺下的男人,宽松的牢服下隐藏着男人强壮的身体。这个人很强,任何见到他的人一定都会这么想。

 

眼前这个独行的男人,能一个人独自在监狱里潇洒那么久,一定是有原因的。叶修很肯定自己内心的想法,然后爬上了床。

 

从早上到现在叶修已经疲乏得不行了。头刚碰上不那么松软的枕头就起了睡意。没有什么比自己身体目前的需求还重要,睡眠,才是现在他最需要的东西。

 

------------

 

第二天被刺耳的铃声惊醒的时候叶修有些恍惚,直到手触摸到冰冷的金属床架时他才彻底醒了过来。

 

还真的要在这狗屁地方生活了啊。叶修摇了摇头。

 

早上除了到西门的空地去集合,就是早餐时间。转身一看,韩文清已经不见了身影。叶修也没感到意外,随意拨了拨头发便起身去集合处。

 

烟。他果然还是需要烟。进监狱时身上所有的物品都被搜刮走了,包括那包不是很名贵的烟。叶修现在十分需要一根烟,或者半根,来冷静自己的思绪。

 

走在路上时总是有人和自己擦身而过,自己身体的部位甚至隐秘部位也被路过的人调戏般地触碰着。叶修听到身边传来对自己的议论声,和不怀好意的讥笑。显然很多人都对这个监狱的新住户很有好感。叶修感到恶心,可他需要忍耐。现在狱管都还在,虽然他们对这种事情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群人还没有胆子大到那个地步。现在还不是挑起纷争给自己拉仇恨的时候。强忍着陌生人的触碰自己的不适感,加快脚步走向了集合点。

 

现在什么时间?叶修不是很清楚。那一觉实在是睡得太熟了,打乱了他直到昨天还在的,对现在所处环境的掌控。走到室外的时候,太阳很是刺眼地向进场子的罪犯们照着,身边已经传来阵阵脏话和谩骂。

 

没有去理睬这些,叶修强迫着眼球适应着周边的环境,一边开始在身边四处张望…

 

找到了。

 

至今和自己只说过两句话的室友,靠在角落的阴影里。可尽管这样还是没能掩盖住他可怕的存在感,叶修一眼就掌握到了他的所在方向。

 

找到了,那就得迎上去。叶修毫不犹豫地加快脚步远离人群向韩文清走去。

 

可惜路途不是很顺利,半路他就被拦截了下来。

 

果然不会这么顺利啊,叶修暗暗想着。

 

身前拦住他的男人很高大,应该比韩文清还要高很多,叶修一米七八的身高竟只能对他进行仰视。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稍微矮小一点的人,和身前的男人一样长了一张罪犯脸。

 

“找我有事?”叶修不慌不忙地问道。

 

“哈哈,没事没事,带哥们几个来问候问候美女。”高大的罪犯脸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意图,连美女这样让人听着有些不爽的词都甩了出来。

 

“呵呵,你们好。”这几个人不可以利用。没有去理对方侮辱性的言语,叶修心里飞快地把这几人在自己的好友表里拉了个黑。

 

“要不要等会跟大哥一起玩玩啊?有大哥在可以护着你哦!”罪犯脸继续得寸进尺,进一步和叶修贴近,一只手手也不规矩地搭在叶修的肩上,另一只手还想往下探…

 

“不了,大哥。我这可不还要去找人吗?”敏捷地闪过了罪犯脸的手,叶修不紧不慢地回答着。

 

“哦?谁啊?敢和我抢人?”罪犯脸不以为然,继续笑嘻嘻地接近叶修。

 

“我们下次聊,下次聊。”飞快地扯开话题,叶修从罪犯脸身边移开,眼神不住地超韩文清在的地方看。韩文清显然是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抬起头来向这里看了一眼……然后又不以为然地移开了视线。

 

妈蛋,至少关心一下室友好不好。叶修心里骂道。

 

“哟,想逃?这可不好啊。”罪犯脸见叶修想溜,自然也有点生气,单手擒住了叶修,又将他拉回了身前。

 

叶修无奈地看向身边。一个人能搞定,两个人也能勉强逃走,现在罪犯脸身后两个人都往前逼了上来,三个人一起来这是要他老命啊!

 

叶修仔细计算了一下自己脱身的可能性。受点伤,看来是必须的了,只要不被暴打一顿已经很好了。

 

可以脱身。

 

下好了结论,叶修也准备掳袖子和眼前这三人拼一拼了。

 

“够了,都滚。”叶修还在这边精打细算怎么逃离,一个低沉的声音却从三人背后响起。

 

“我靠谁啊这么大胆子!!!”罪犯脸被这样一叱呵,瞬间暴怒,转身就想轮圈挥过去,可看到身后的人后,却是硬生生地把拳头收了回来。

 

“妈的,走!”招呼着身后的小弟,罪犯脸灰溜溜地离开了叶修的视线。

 

是韩文清啊。这一步可没在叶修的计算里。

 

“哎呦,没想到你还有点人情味的啊?”韩文清的出现可为叶修解决了不小的麻烦。而更重要的是,自己被韩文清庇护的消息一定会很快传到所有人的耳里去。这样的话,自己就不用那么为人生安全操心了。

 

韩文清没有回复,瞪了叶修一眼后转头就走。

 

“哎,老韩别走啊。”叶修连忙跟上。

 

老韩…听到叶修对自己的称呼,韩文清嘴角抽搐了一下。可是已经有很多年没人敢这么叫他了。

 

“你有没有烟啊,给我来一根。这烟瘾,一天不抽就不能活啊。”叶修语气依旧轻松,完全没有刚经历过差点被暴揍的危险的样子,和韩文清仿佛老朋友般地说着话。

 

这是机会,必须把握。和随意的举动不一样,叶修心中暗暗计算着。

 

然后一根烟就甩到了他眼前。

 

“没有打火机啊老韩!”叶修喊道。

 

韩文清承认,他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连拖带拽地把叶修带到了自己刚歇息的阴影地,韩文清狠狠地把叶修摁在了墙上开始质问。

 

“你到底想干什么?”韩文清怒。

 

“当我的保护人。”叶修此时却是突然正经了起来。

 

“什么?”

 

“当我的保护人,我知道你有这个能耐能保住我的性命。”

 

“我凭什么答应你?”

 

“或许,就凭这个…?”听到韩文清的疑问,叶修笑了笑,他显然已经知道韩文清会这么问。

 

拉住男人的领口,叶修硬是拉着他向自己这里靠近。

 

然后,吻了上去。

 

一个浅吻,只是薄薄地印在韩文清的嘴唇上,然后叶修就松开了他的领口。

 

“这里不太方便。”叶修低声说着。

 

虽然他们处在一个阴暗的角落,但刚刚发生的小骚动已经惊起了不少人。许多人把手里的扑克牌都放了下来,开始议论起刚刚发生的一切。有些人眼神不住地向这个角落飘,和旁边的人悄声说着些什么。这里确实不是很方便,不论是谈话,还是做些什么不该做的事。

 

韩文清仔细打量起眼前的人。

 

他之前没有认真地看过这人,就算他是自己未来的室友。这个人呆不长,应该很快就会被饿狼般的罪犯们疯狂抢食,最后只能落到死亡,或者幸运一点,生活无法自理,这样的结局。就像以前进来的那些没什么攻击力的少年们一样。

 

叶修,应该是这样名字。韩文清回忆着。黑发有些凌乱地披在额前,有着令人捉摸不透的眼神,可以看出不是很年轻了。先前拉着自己的手很好看,节骨分明,韩文清能说这是自己见过最好看的手,但显然他没有什么特殊的癖好,这样好看的手,对他也没什么影响力。第一次离叶修那么近,韩文清闻出了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很淡,但是一直环绕着他,代表着他喜欢抽味道稍微清淡的烟,但是却烟瘾很深。

 

这样的人,是干了什么被送进来的?

 

韩文清眯起眼打量着叶修,却也是没得出个答案。

 

有趣。

 

“晚上早点回房。”丢下这一句,韩文清便转身走了。

 

究竟要不要成为叶修的保护人,他没给出答案,但叶修心中已经很清楚了。

 

成了。

 

舔了舔刚和韩文清接触的唇瓣,叶修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回味那个吻。

 

“哎,还是没给我打火机啊。”叶修刚叼起烟准备享受,才发现这烟还是没点上火,无奈地叹了口气。

 

韩文清,我们来日方长。

 

【TBC】


  150 16
评论(16)
热度(150)

© 改个名 | Powered by LOFTER